新蜂娱乐 门户 常见问题 查看内容

《踏血寻梅》:影评

2016-1-11 12:25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407| 评论: 0

  

  浑然天成!来自2008年的真实命案,相对而言这是一部出奇又弔诡、悬疑更扑朔迷离的故事,当我们探究《踏血寻梅》其实是使用一种独特的方式在探讨生命,这是建构在香港、无产阶级、不愿的形式,来透视社会对生命的影响。春夏、白只令人惊讶的精彩演出,完整地让翁子光的故事与影像反映极其残忍的血腥,不论性或者爱乃至生到死《踏血寻梅》似乎都解答了人应该如何生存,但这道解答却也令人疑惑《踏血寻梅》是一种生存形式,而如此的形式使我们开始寻找生命的真谛。

  当电影给予我们问号,结束后的第一歩应该是寻找答案,可是《踏血寻梅》改变了这项规则。严格而言《踏血寻梅》并不完全是一个问号,它包含了句号与问号的特性,或许有点像我们反问:『减肥失败不就是因为摄取过多高油的食物吗?』如果把问题反过来解释,其实就是答案。

  《踏血寻梅》的设计与走向、乃至节奏多半不像我们所习惯的线性,而是抛出疑问,解答、抛出疑问,解答,藉由众多矛盾堆砌而成的写实,我们会慢慢体会香港电影的那一份韵味及淬鍊,翁子光给予我们的并不是从各项不同角度来看待命案,而是从细节缓缓建构角色心境,所有的情结与桥段就像一片拼图,而观赏过程则是在完成每一位角色的模样。

  我们能够从故事裡发现,翁子光契中心目中的故事,王佳梅命案轰动香港,而翁子光以其为蓝本探讨了生命,不仅深层也相当广泛。丁子聪(白只饰)王佳梅(春夏饰)臧警探(郭富城饰)故事男女主角的生命,以及叙事者的生命,皆再再解释了我们应该如何去看待自己的生命同时寻找真谛,故事不只紧聚焦在王佳梅,而是参与事件最深的叁位。

  身兼导演的翁子光,他的影像非常奇幻!对于《踏血寻梅》画面建构,总会认为应该由大量的定镜、长镜、平移,以相似《两天一夜》(Deux Jours, une nuit)的摄影机运动来纪实沉重。然而令人惊讶的是:翁子光好像知道杜可风的精鍊,电影的种种都能感受到杜可风的华丽,例如:利用栏杆建构距离与层次、丁子聪解剖尸体的俯瞰角度,若仅单单探究纪实《踏血寻梅》相当华丽。

  虽然这是一部充满血腥与性、爱来反映无产阶级的故事,却浩大中带细腻、沉重夹带轻鬆,两种极度反差的概念互相极力拉扯从中又意外的平衡,于此也呈现了故事的节奏与调性。影像更致力于带给我们突破,刺穿那一面我们对电影的想像与社会的认知,换个角度来看:若没有翁子光的《踏血寻梅》我们将忽略命案对社会的反馈与解读。

  我们可以将叙事者的臧警探解读为社会的眼光,他是良好的窗口来观看事件,从臧警探在命案现场拍照,至对事件的瞭解,最后叙述了自己的家庭。其中当然不能忽略警探办案时的沧桑,然而臧警探所寻找的生命真谛乃他的女儿,他知道她会看到这个社会,但不论在什么时刻都希望能陪伴着向前走。因为王佳梅而无法入眠,他知道身为父亲的痛苦乃被告知女儿尸骨无存,因此想从拍照与女儿来知觉自己的存在与用处,因此他没有立场,仅是将真相查清楚。

  丁子聪与王佳梅皆是在经过性之后,慢慢发现自己追寻的目标,翁子光以此来譬喻人类需要以最基本的慾望来找寻自己的生命真谛,丁子聪寻找的不只是母亲,而是更加宏伟的母性,他渴望的性乃在寻找自己的生,而慰藉则是缓和寻找的渴望,并从每一次性中接近了母性的本体。

  王佳梅寻求家,她想成为模特儿不因崇尚奢华与潮流,她从照片发现了自己,郑秀文唱着:『你还记得我吗?』就像王佳梅与自己对话及嘲讽,她记得塬本的自己,但是追寻的过程远比想像中遥远又艰辛,逐渐地开始讨厌自己,憎恨自己是个人,在某次性行为,她察觉自己仅剩下恨,因此寻死同时连动了丁子聪,他透过性寻找母性,并依顺地完成要求,他开始好奇母性本体的内涵?解剖、鉅细靡遗地分解母性。

  他揭开了自身期待许久的真谛,但恨却颠覆他对母性的期待,因此发生了如此血腥地惨案。白只与春夏皆非常精彩地演出丁子聪及王佳梅,角色难度非常高,然而他们以杰出地诠释,唿应了故事的本质,让《踏血寻梅》更加浑然天成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新蜂娱乐平台  

GMT+8, 2017-10-23 19:49 , Processed in 0.093707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
 
新蜂娱乐平台
www.xinfengp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