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蜂娱乐 门户 常见问题 查看内容

《红衣小女孩》导演程伟豪专访

2016-1-12 12:25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858| 评论: 0

  

  程伟豪,七年级导演,他去年拍摄的短片『保全员之死』才刚获得第52届金马奖最佳创作短片的肯定,但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崭露头角。从学生时代开始,拍摄嘲讽鬼片的短片『搞什么鬼』,一直到后来的『狙击手』、『目击者』,许多人对他的作品评价都是:太屌了!『甜蜜杀机』导演连奕琦甚至在看完他的作品后讚嘆:『台湾电影太有希望了!』

  2015年,这位新生代鬼才导演交出了他第一部长片成绩单:《红衣小女孩》。

  『接拍这部片,就是我最叛逆的决定。』

  一直以来,程伟豪导演似乎特别喜欢拍“非典型的类型片”,学生时代的他,因为看不惯当时鬼片风潮盛行,而每一部的模式又如出一彻,因此拍了一部专门嘲讽鬼片的短片『搞什么鬼』,当时的他可能不会料到,事隔八年后自己的第一部长片竟然就是一部鬼片。

  『其实接拍这部片,就是我最叛逆的决定。我的叛逆在于我自己并非特别爱恐怖片,但是因为台湾这类型的片子少,所以我想拍。』

  『就是因为不知道台湾鬼片的特色是什么,所以才要试着去做!』

  欧美的恐怖片擅长场面调度、镜头语言,亚洲则是在内容上充满因果循环的信仰,让人看完后劲无穷。台湾太少成功的恐怖片,让创作者无前例可循,在没有know how的情况下大家都得从零开始,对创作者来讲,是充满徬徨和挑战的。

  『我只能实际去把它拍出来,和观众面对面互动,我不知道观众的口味在哪,但我想要尝试,我想让大家知道台湾也可以拍出吓人的恐怖片!』导演说道。

  红衣小女孩之所以能让观众体验到身歷其境的惊吓,导演表示,在创作上是有秘诀的。第一点就是拍摄的手法。

  

  『我用了欧美惯用的手法,俗称“逛鬼屋”,就是镜头带着观众跟随剧中角色一起进入一个空间,有许多第一人称的视角,当恐惧来临的时候,观众往往便无处可躲!』导演表示,欧美恐怖片中的逛鬼屋常常是单一场景:一间凶宅,红衣小女孩则不同,从头到尾,惊吓的空间无所不在,在剧情中,观众随时随地都都身在其中,这是最让人惊吓之处。

  第二点是音效。『我认为恐怖情节就是要极度安静,没有任何音乐才是最恐怖的!』导演说,『有了音乐,观众便有预期心理,当我们走进黑暗空间,观众已预期到有事发生,那就不可怕了。』也因此,看这部片最大的“心理煎熬”,就是在一片安静的状态下,要面对随时可能出现恐惧的巨大压力,但这对恐怖片爱好者来讲简直就是享受!

  『如果说这部片哪一部分我最有信心,那就是女主角的演技。』

  

  

  红衣小女孩的女主角,是近来演技逐渐受到重视的新生代女星许玮甯,她在本片的戏份非常吃重,本身就怕鬼的她,害怕时紧绷的神情与被惊吓时的模样简直超自然,演技可谓收放自如!

  『我一开始就要求说,我们找的演员一定要很。会。演!』导演表示,『我很幸运能找到玮甯,她是明星演员,跟她合作当然有一定的压力,但是她在表演上让我轻鬆很多!』

  导演说到,演员的事前训练都非常辛苦,不管是心理状态的演练,体力的测试等,直到最后他们可以完全到位为止。

  『每一场恐怖戏,就算我们换了许多镜位,你会看到玮甯她就在那,发着抖、眼睛噙着泪standby...』导演说,『我在剪接的时候,看着一幕幕玮甯的表现,完全放心了,我就跟剪接师说:她撑起来了!』

  

  『我拍《红衣小女孩》,就是要让你坐一趟最恐怖的云霄飞车!』

  『每个人最害怕的恐怖情节是什么?在前置作业时,我们集思广益问大家,有人说害怕尖锐的东西,有人说怕凤梨,我心裡都在想,这些东西要怎么写进鬼故事?』导演说道。

  红衣小女孩,你可说它是人们对大自然、塬始丛林敬畏的一种形象化身,活在都市丛林中的你我,人心裡头那些愧疚、自私、慾望,就是一种恐惧,很多恐怖片中的鬼怪都是来索命的、寻冤报仇的,但红衣小女孩其实是你我的心魔,而那恰恰是我们最害怕东西。

  导演说:『有人害怕剧情式的恐怖片,像是『灵异第六感』,到了故事最后一刻才揭晓真相,有人则害怕像『厉婴宅』那种,老套大集合、场面调度极致、剪接俐落,让你彷彿坐云霄飞车一般的恐怖片...』『...而我拍红衣小女孩,就是要让你坐一趟最恐怖的云霄飞车!』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新蜂娱乐平台  

GMT+8, 2017-6-24 06:27 , Processed in 0.093730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
 
新蜂娱乐平台
www.xinfengp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