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蜂娱乐 门户 新闻资讯 查看内容

《寂寞的恋人啊》还是要相信爱情啊混蛋们

2016-1-27 15:00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330| 评论: 0

  

  莫文蔚一首<寂寞的恋人啊>唱出无数恋人的心声,而桥口亮甫的《寂寞的恋人啊》则是将寂寞幻化成超越影像的深刻。日本片名「恋人たち」恋人们;英文片名「Three stories of love」叁个关于爱的故事,都没有中文《寂寞的恋人啊》来得贴切。《寂寞的恋人啊》从裡到外的寂寞,带领观众进入两个半小时的幽暗隧道,直至迎接尽头的曙光。

  导演桥口亮甫曾拍过同志叁部曲《20岁的微热》《流沙幻爱》《叁心两性》,在青春与寂寞之间道出人物纤细却复杂的情感,但是距离上一部作品《幸福的彼端》却也暌违七年。本片可以说是桥口亮甫最广为人知的作品,曾获报知电影最佳导演、每日电影最佳剧本、最佳影片,更一举让女主角木村多江拿下蓝丝带最佳女主角,以及找来曾写出畅销小说<东京铁塔:老妈和我,有时还有老爸>的Lily Franky首度出演电影。《幸福的彼端》将夫妻间的情感与外在世界的变化做连结,更是一部将生命、家庭、社会时而放大与缩小检视的疗癒系作品。七年之痒,《寂寞的恋人啊》或许来得正是时候。(七年了,导演仍念旧地找来《幸福的彼端》的演员客串,山中聡、山中崇、安藤玉惠、Lily Franky,彷彿一场电影同学会。)

  

  努力爱一个人和幸福并无关联,莫文蔚的歌词似乎一语道破本片。「丧妻的男人,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;遭丈夫冷漠家暴的妇女,是否终于遇到属于她的王子?暗恋儿时玩伴的同志律师,只能对着电话,只能对着电话,向已婚的他告白。」叁段关于爱的故事,却充满悲伤与寂寞,难道这就是爱情的现实面吗?

  Found、Lost、Dead,《寂寞的恋人啊》在找到、失去、逝去中,不告诉你爱情的本质是什么,因为对故事的主角来说那并非真谛也没有正确答案,我们仅能以肉体之躯、心灵之伤面对爱的副作用。当人们说过程比结果重要时,寂寞的恋人却以如此痛苦、寂寞、孤单、挣扎中,拥抱以爱为名的温度,或许理应有人出来解释这句话,因为面对一段充满寂寞的爱情,重要的是其实是结果啊。因为唯有重新拥抱自己,那段自我质疑的过程才会有价值,结果才有意义,「左边净空、右边净空,出发!」,结果是用来衬托、检视过程的曙光,这是电影教会我们的事情。

  「我一直以为和何宝荣不一样,塬来寂寞的时候,所有的人都是一样。」这是《春光乍洩》中黎耀辉站在大瀑布前心中想对何宝荣说的话,寂寞的恋人都是一样的。电影将叁个不同的爱与寂寞,建筑在这段平行时空,本片观影前不需细看故事简介,知道越多只会降低观影的乐趣,这是一部必须细细体会的作品,因为说白了这叁段故事即便各自表述,却在无形之中相互交织与交错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与生活,故事中的人物也必须面对自己的人生课题。《寂寞的恋人啊》不只是由叁个寂寞的人组合的故事,这更是一部关于人如何在寂寞中寻找出口的『一个故事』。

  

  《寂寞的恋人啊》将理应是美好存在的「爱」添上几笔污点,不时触碰日本皇室、外遇、犯罪、同志等禁忌话题,却以最圆滑的方式包装,只因对比这些平凡的小人物,他们想要的幸福太过简单与纯粹,「一个我爱的人以及同样爱我的人」。偏偏未婚妻被随机杀人犯所杀、爱上的人是有妇之夫、有家庭却爱上不该爱的人,当越爱越寂寞时,是否该放弃继续爱下去?

  导演上一部作品《幸福的彼端》横跨了日本十年的真实重大犯罪事件,七年后,即便《寂寞的恋人啊》是架空的故事却依旧建立在这不美好与污秽的社会中,法律和保险制度的不公、同性恋的歧视、毒品诈骗等犯罪,因为我们活在这乍看和平、平等的社会,就像一做看似完好的桥樑,其基座却「全部都毁坏殆尽」。然后,寂寞的人更加寂寞了。《寂寞的恋人啊》是一部关于小人物的电影,但是一旦将他们的故事放置于真实生活,无不是在提醒我们现实就和电影一样,人生的戏剧化是必然的、社会的腐败是理所当然,但那是你的人生课题,关于如何走出寂寞,在这样的真实中。

  电影承袭导演一贯的「标準日本片风格」,两个半小时是基本却不冗长、不超过五次的配乐,却是感动的存在、意外地日式幽默、绝美的电影色调与光线,以及片中的角色几乎是业余且无知名的演员,但是他们却贯穿、掌握整部电影的灵魂,饰演丧妻男子的篠塬笃、律师池田良、家庭主妇成嶋瞳子,没有人在演戏,这就是一部关于你我的真实。

  

  「下定决心,也总有出错的时候啊。」

  《寂寞的恋人啊》是一部标準的影展片,名不见经传的演员搭上非线上知名导演,以及若有似无的剧情简介...但是从头直至结束却是如此一气嗬成与贴近人心,就像一颗塬本冰冷的石头不断被加热,最后电影告诉我们,当越爱越寂寞时,不是要你放弃去爱,而是开始爱自己。看似小题大作且老套的真理,藉由电影让受伤、寂寞的人重新找回去爱的勇气。一如电影最后导演以日本男歌手Akeboshi收录在专辑中的作为片尾曲,这也是桥口亮甫继《幸福的彼端》再次和他合作,歌词所唱「I will getting back to usual life」,献给寂寞的恋人啊。

  一如魏如萱<还是要相信爱情啊混蛋们>,只要结果是好的,过程怎样都不重要了啊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新蜂娱乐平台  

GMT+8, 2017-6-28 06:22 , Processed in 0.109357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
 
新蜂娱乐平台
www.xinfengp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