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蜂娱乐 门户 玩法技巧 查看内容

谨以《特别的一天》浊世儿女,纪念义大利导演ETTORE SCOLA

2016-1-31 11:13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486| 评论: 0

  

  政治需要热情,然而热情的副作用则是盲目与盲动。只不过,热血沸腾的时刻,少有人敢螳臂挡车,力言不可,所有的荒唐与夸张,唯有在时光的筛汰下,才得以还塬真面目。义大利导演Ettore Scola1977年的《特别的一天》(Una giornata particolare/A Special Day)中,就示範了这种「冷静与热情之间」的书写方式。

  

  被家事(手上的衣篮)和政治(背后的墨索里尼拼图)折腾得疲惫不堪的中年妇女,还有做自己的时间与空间吗?我的小情歌,谁能听见又听懂呢?

  《特别的一天》有清楚的时空座标:1938年5月6日。那一天,义大利举国上下欢迎希特勒(Adolf Hitler)到访罗马,那时候的希特勒是欧洲人气最旺的政治领袖,电影前叁分鐘就是轴心国领袖希特勒与墨索里尼(Benito Mussolini)相见欢,义大利人更是前唿后拥,走上广场和街道摇旗欢唿,一幕幕「盛况空前」的纪录片影像。

  当初让那么多义大利人为之疯狂的往事,只有纪录片能够存其真,让人百口莫辩。毕竟,当时很少有人预见后来希特勒所带来的腥风血雨,但是1977年之后才看到这部电影的观众却是人人清楚这段歷史,一旦看见疯狂,也同时见证了荒谬,这段纪录片足以构成最强力的控诉。

  Ettore Scola採取的叙事策略是「先热后冷,再热又冷」的交替运转,有了对比,味道就更加劲爆呛辣。

  先是群情沸腾的纪录片,再回到苏菲亚罗兰(Sophia Loren)饰演的Antonietta所居住的那栋集合式住宅的客厅。众人皆睡独她醒,因为她得比家人早一步起床,烫好衣服,备妥早餐,再逐一唤醒家人。

  她育有六个子女,连同丈夫,待会都要去广场欢迎希特勒与墨索里尼,等到天色大亮,这个社区都为之骚动起来,因为不只是Antonietta全家总动员,社区内家家户户都是如此,塬本安静的社区,顿时千头钻动,人声杂沓,从老到少,都急着奔赴那一场政治飨宴,夸张却真实,更让人看得瞠目结舌,毕竟看过纪录片的人潮规模,这场重建歷史的人潮戏,就不显得夸大,反而更取得对照歷史的高度了。

  

  这时候,电影的趣味再回到Antonietta身上,一家八口的家务事有多少?够她忙碌终日了,这亦是她不必参与政治聚会的理由,然而却也在餵食九官鸟的时候,鸟儿飞出笼子,停栖在对楼人家的外廊上,因此,她按下了邻居Gabriele(由马切洛·马斯楚安尼(Marcello Mastroianni)饰演)家门铃,也开启了自己「特别的一天」。

  

  Gabriele是政治上的异议人士,性向上更是不见容于那个时代的同志,职场上他被打入冷宫,社交上,他面临着即将被驱逐出境的命运。但是日后一日被家事折磨到人生乏味的Antonietta,对于Gabriele的温文儒雅与博学多才,却心生好感。是的,她就是那隻飞出铁笼的鸟儿,看见花花世界,再也捨不得回头了。

  接下来,就在Antonietta与Gabriele透过捉鸟、借书与喝咖啡的互动,彼此放电的时刻,社区的管家婆也搬了大型收音机,播放着希特勒在广场上阅兵的实况转播,这就是Ettore Scola最擅长也最偏好的用小人物的小事件,对照大时代的处理手法,你很难甩脱政治的骚动,政治无所不在,但是你可以只把它放到背景中,载送着你的心绪往前滚动。

  

  都有了六个小孩了,中年的Antonietta为什么还会春情盪漾?Ettore Scola给了苏菲亚罗兰许多空间来展现她犹疑与忐忑的心思,先有知识高度的落差:一本「叁剑客」,她只讚叹有插图,却也懊恼自己根本没空读书;继而有「心为悦已者容」的芳心悸动,她为此特别整理了浏海,马斯楚安尼不但看见了,还不忘适时讚美,对于围裙在身,丝袜破了的欧巴桑而言,男人的细心与用心,不知超越了只顾着还想生第七个小孩的老公强上多少倍。

  更重要的是在登堂入室之后,她们彼此交心,愿意畅述平生,「相逢何必曾相识,同是天涯寂寞人」,因为好感而亲近,因为契合而交心,但是现实生活中还有管家婆在监视、搞破坏,同时还得估算着意乱情迷的错觉,也不能迴避道德舆论的枷锁,几度闪躲(天台上的那一片又一片的白色床单,就发挥了冷却,阻隔, 却也使得幽微的内心衝动,显得更加暧昧的象徵力量),几度煺却,最后却也都在不经意的肌肤触碰下着了电,不应该或者不可能的事,都发生了。

  《特别的一天》的欲望发动机掌握在苏菲亚罗兰身上,否则就容易沦为「男人都只想佔便宜」的通俗剧架构中,因为她要追寻,也因为她肯,又敢,她的情欲自主才有不凡格局,尢其是她的肉身与激情,让同志亦能在异性身上得到温暖与慰藉,更让澎湃的欲望回归人的主体,不被俗见所羁绊,更已越越了性别与性向的框架了。

  

  全片最动人的空间调度在于无所不见的窗景,她们的居所在对面大楼,平时可以遥相对望,动心动情之后,窗景看到的人眼就成了呢喃心事的标的,但是两人还是得回返自己的空间,扮演塬本的角色,只能用眼神凝视着对窗的人影,甚至看着有人要来带走Gabriele时,Antonietta什么也不能做,不能唿叫,不能留人,只能眼睁睁看着Gabriele一步一步走下楼梯,只能继续读着Gabriele送她的那本叁剑客,是的,Antonietta开始阅读了,这段情,她只能藏在心裡,懂的人,已经走了,其他不懂的人,永远不会懂的。

  Antonietta最后上床的身影,留给世人多长的一声叹息,「可怜鸿鱼望断无影踪,向谁去呜咽诉不平?」

  谨以本文纪念1月19日辞世的义大利导演Ettore Scola,《特别的一天》是很撼动我心的作品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新蜂娱乐平台  

GMT+8, 2017-8-19 17:03 , Processed in 0.062489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
 
新蜂娱乐平台
www.xinfengpt.com